黄色污软件下载

黄小毛那边又是哭嚎,又是电话。

举钵罗汉其实也没闲着。

拍完黄小毛,那刺鼻的气味,久久不散。

罗汉法相看着双手,举钵罗汉感同身受,很是惊恐。

人家法相一出,梵音香气,神圣庄严。

自己这罗汉法相以后外放,带着黄小毛的的臭味。

那可咋办啊?

所以,罗汉法相也顾不得继续攻击,开始在刚才的碎冰中搓手,希望把这酸爽的气味,清除掉。

正在弯腰搓手,猛的听到,黄小毛那边一声喊叫。

“黄家好儿郎,天下第一强!”

这个神经病,又要干啥啊?

难道在给自己打气吗?

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

罗汉法相下意识的抬头看,只见一只脚,迎面踹来。

这只脚,很大,非常大,有点像传说中的天残脚。

而且,没有穿鞋,看不出本色的袜子上,竟然还有露出了脚指头。

顺着脚看向源头,竟然是身材依旧渺小的黄小毛。

晕,他还能单独把脚巨大化吗?

看样果然是法宝啊。

那个禄存袜子,名不虚传呢?

只是,从来没有听过呢?

如果按照袜子的表现来看。

那么,他吹牛掰的其他装备,难道也能巨大化?

那就有点厉害了。

没想到,在这人世间。

一个小出马仙,能拿出这样级别的法宝,真是卧虎藏龙呢。

万幸啊,刚才自己一巴掌全给揉碎了。

现在只需要对付一只臭袜子就行。

对,就是臭袜子。

这只脚还没到,那刺鼻的酸臭味,已经迎面扑来,杀伤力惊人呢。

宛如那十六岁花季少年,打完篮球以后,人造革的球鞋,黏糊糊的热血青春。

举钵罗汉觉得,如果自己的法相,被这只臭脚踹中脸,那以后可就真的没法见人了。

罗汉法相紧急避让? 不过还是让这只脚蹭了一下脸。

这个感觉? 黏糊糊? 湿腻腻? 酸臭味宛若实质,弥漫在罗汉法相的脸庞,久久不散。

举钵罗汉心态一下就崩了。

罗汉法相和举钵罗汉同时低头开始吐,好像不把这股子恶心吐出去? 宁可死。

一边干呕? 举钵罗汉一边反思。

自己到底遭过什么孽? 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事情?

难道就是因为? 灵子母说的? 要留条缝吗?

自己确实留缝了? 可是在这缝里,出来的都是什么货色啊。

大冰瘤子…

大冰驼子…

大马猴子…

大臭袜子…

贸然出脚? 虽然没有踹个正着,但是黄小毛的自信一下就回来了。

都说小孩的脸? 六月的天,黄小毛也像个孩子一样。

完全忘了? 刚才难受的想自杀。

一个翻身? 站了起来,指着自己的破袜子。

“看看? 看看,咋样?

我没有吹牛掰吧?

这就是禄存的袜子啊。

比我想象的还厉害? 你们羡慕不?”

看着一脸血污,浑身破烂,趾高气昂的黄小毛,所有人再次沉默了。

有了这样的选手,无论对敌人来说,还是对自己人来说,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啊。

圆圆实在装不下去了,默默的站回了小孙的身边,贴心的给他鼻子塞了两团纸巾。

楼上的石火珠,看到那巨大化的禄存袜子,很是意外。

虽然没有在乎黄小毛说什么。

但是这破袜子的表现来看,确实不俗呢。

原来刚才那么像破烂,是没有开启神通啊。

看着黄小毛的修为,估计也催动不了这么强的法宝。

那就是法宝自身有能量储存系统,只需要正确的口诀开启就好。

如果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

按照自己的研究,没有供能系统的法宝,只能算是凡品。

再厉害也就是更锋利,更坚固罢了,摆不上台面。

就好比灯泡通电发光,没啥了不起。

要是有太阳能板,自己吸收能量发光,才算高级。

如果更高级点,只需要带储存电池,就能二十四小时发光。

眼前这个禄存袜子,就有点像自带电瓶的太阳能灯泡,有点小高级呢。

如果沿用天庭的法宝级别论,这副露脚指头的禄存袜,可以算的上灵器了。

虽然,在天庭的定级标准中,灵器算是最低级的存在,只是带点特效而已。

比不了仙器,更比不了蔡根的斩骨刀。

想到这,石火珠不禁溜号。

蔡根的斩骨刀真是好东西,堪比神器了。

产生灵智,还可以开启不同模式的武器,以前在天庭也不多,也就九齿钉耙,金箍棒啥的能有一比。

可惜蔡根自身实力有限,发挥的作用十不存一。

小小的嫉妒一下蔡根,转过来想着禄存臭袜子。

虽然灵器不太出彩,但是人家数量多啊。

十万级的数量,有点超出石火珠的认知了。

就算是自己单位,从上边走私下来很多东西,也没有十万那个数量级啊。

自己也不是没去过长白三,家底挺厚啊,哪里来的这么多灵器呢?

看样截教黄摊子的时候,唯一流传下来的遗老遗少长白三一脉,没少划拉东西呢。

只是这么多年,怎么保存下来的呢?

不掉持久,不散灵气的吗?

想不明白的石火珠,只能感叹,说出了心里话。

“还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长白三家底真厚。”

旁边的李赛氏,好像总能看透石火珠的心思,很是不以为然,还带着一点嘲讽。

“这就是一个最没味的屁话。

瘦死的骆驼,再大,那也是死骆驼啊。

从本质上,就比不上活着的马。

把两件有着本质区别的事情,放在一起比较。

不是蠢,就是坏。

即恶心了死骆驼,揭露了短命的悲催事实。

还表达了活马的小确幸,体现自己活着的优越感。

有那么点,我虽然没有你强,但是我活的比你久。

你说气人不气人,上哪说理去?”

这老太太咋这么敏感呢?

自己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

石火珠没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啊。

在天庭,大家一直是这样说话的啊。

总是先夸截教如何牛掰。

然后反转一下,虚伪的表达一下惋惜。

再牛掰也是黄了,还是不够牛掰。

今天,咋还碰上不愿意听得了呢?

“李奶奶,我就是感慨一下。

长白三十万套灵器法宝,确实挺多的啊。”

李赛氏的情绪并没有改变,还是没啥好气。

“你耳朵是喘气的,还是闻味的啊?

我怎么听着,电话里的人说,不到十万套呢?”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