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app

说起他的儿子,是个人才,若不是国家把他当国宝,他也没真缺德的去偷钱,否则他早就被拉走给枪毙了。

这不,来之前又去了警局把他给领回来了。

“一会儿见你姐别说又蹲牢的事情,要不然她又要唠叨我和你妈了。”

苏院士说。

想起他的女儿苏聘儿,看着文文静静的女孩子,唠叨的时候要命。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喝酒,一个月有二十天都在喝,后来硬是被她天天唠叨,至今看到酒他脑子里都形成了创伤,满脑子都是女儿的嘟囔。

苏言第一次被抓进派出所,她就在训斥自己和妻子,说他们教育孩子的方式不对。

苏聘儿在外边给人的感觉真的是文文静静的,谁也想不到在家里对父母,她能那么管闲事。

“等会儿,爸妈你们看那黑色的车里是不是我姐?”

苏院士扭头他扶了扶眼睛仔细看:“好像是,老婆你看是不是?”

“那就是了,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她陪我逛街的时候买的。”

苏夫人是眼科专家,眼睛不滴眼药水都精明的不得了。

清纯少女黑色舞裙楚楚可人美图

苏言问:“爸你瞅副驾驶那男的是谁?”

苏院士:“快快躲起来,看看你姐和那男的什么关系。”

一家三口躲在一棵大树下,鬼鬼祟祟的。

他们看着苏聘儿和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等谭岳走后,苏言拿着手机已经查出来刚才的车主是谁了。

“谭岳浩翔地产公子哥,现在是执行董事长,目前重心都在政府工程上,a市黄金单身汉,快奔三,高中和我姐一样商桥,大学和我表哥一样南城大学……”苏言读着一连串的信息。

苏夫人吆喝他:“你又黑公安系统!你准备吃一辈子牢饭!”

苏言委屈:“妈,这都是网上的内容,我手里没电脑。

他的车牌号四个二又是豪车,在网上很容易查到,我刚才念的信息都是网上的!”

刚从派出所出来,他还想稳定几天再造次。

苏院士的心都在女儿身上:“谭岳和你姐什么关系?”

苏聘儿没有回到家,就被她父母的电话给叫出去。

接到家人,一家四口一同进入伊人眷坊。

在苏院士筹备语言的时候,他那气死人不偿命的儿子替他问了。

“姐,刚才送你回家的男人是谁了?”

苏言直截了当的问。

苏聘儿倒水的手卡了一下,“你们看到了?

她是我的上级。”

苏言:“真的假的姐?

我咋觉得你们在处对象?”

“没有,你想多了。”

“真的假的嘛,第一次有男人送你,我咋不相信你说的话。”

苏聘儿把水杯给父母,然后对弟弟没好话说:“自己去倒水。”

“切,亏我之前辅导你学习那么多年,你连给我倒杯水都不,我的辛苦都喂了狼。”

苏聘儿凑到他身边闻到弟弟身上泛酸的味儿,她问:“你是不是又被抓了?”

紧接着,苏聘儿对父母说:“你们再这样,言言早晚被你们宠坏,孩子不是这样教育的。

他这次黑的哪儿?”

苏言十分荣幸的说:“刘氏建材,嘿姐,我告诉你个事儿,这次啊,我还真就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刘氏违法你知道么,我给举报了,哈哈。”

苏聘儿:“……刘氏的老板要恨死你。”

“我这是在教育她们,做一个守法执法的好公民。”

苏言打开他姐姐的笔记本电脑,看到电脑屏幕上都是一些脑残的视频软件,他吐槽:“咱爸咱妈就得这样教育我,要不然我成为和你一样的废物傻子怎么办?”

苏聘儿在智商这一点她永远占据下风。

苏夫人拉着女儿去到厨房,她关起门对女儿说:“你和那个谭董什么关系啊?

真是在处对象么,你不好意思告诉你爸和你弟,你得告诉妈妈,妈妈永远是你最好的知心姐姐。”

“行了妈,上次为了套我话说你是我最铁的哥们,上上次求我陪你逛街,你说我是你最爱的闺蜜。”

苏聘儿想不到家人突然到访,还意外的撞到了送她回家的谭岳。

接下来的一会儿,有她耳根子难受的时候。

……三队人马同时调查两人的关系。

被扒的男主人公回到公司打开电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有人意图闯入他们公司的防火墙。

他称跟着那个人的踪迹在跑。

苏言所到之处,谭岳都在盯着他。

助理小王知道了这件事他吓得鬓角出现了薄汗。

“董事长,要不要我现在报警?”

谭岳担心的是对手,他现在要做的是保护公司的信息,不能被对手攻击。

苏言在伊人眷坊抱着姐姐粉红色的低配笔记本噼里啪啦的神操作。

苏院士又问:“别告诉我你在攻击浩翔地产。”

“爸话别说的那么难听什么才是攻击啊,我这是在变着法的告诉他们防火墙系统该升级了。”

不一会儿,苏言还在继续打字,他惊讶的说了一句话:“这浩翔地产的人不是吃奶长大的啊,一直像个尾巴一样的追我,无法阻止就追我。”

苏院士:“小心你姐出来打你。”

又过了半个小时,浩翔地产沦为了苏言可随意活动的地方。

他手背后,看着浩翔地产的机密文件,一副嫌弃的神情说:“又一个菜鸟。”

谭岳在等助理给反馈。

不一会儿助理小王进门说:“查到是谁了董事长。”

“说。”

助理小王吞吞吐吐:“是,是伊人眷坊传来的。”

谭岳想:“伊人眷坊住着谁?

谁的嫌疑比较大?”

助理小王说:“ip地址如果没错的话,是……聘儿小姐。”

谭岳心中划过震惊,苏聘儿是个攻击他们网站的高手黑客?

显然他不相信。

助理着急的说:“这是电脑给出来的结果,你还不信么?”

谭岳不信。

“董事长会不会是聘儿小姐一开始就是别人安插在我们公司的奸细,然后借着这次和你合约恋人的关系偷偷的潜入我们公司来偷窃合作文件,你上一任的助理就是……”小王突然闭口不言。

谭岳不放在心上,而且他绝对不相信小王的话,于是说:“就聘儿那学渣的脑子,高中的数学还要初中的学生来教,她有什么本事来学习黑客这种高智商的东西,她知道代码是什么吗,一个pass都听不懂的女人,你太高估她了。”

助理小王有一瞬间的不对劲儿,他感觉董事长的语气中含有对苏聘儿小姐的维护。

谭悦又说:“至于你说的卧底,我感觉不太可信。

聘儿进入公司的时候,我们公司还没有转型,那会儿我也是个甩手掌柜。

她属于公司比较早一批的艺人。

奸细?

完不存在,再者,他明知道我们是合约恋人关系,为什么不把这个合同告诉对方呢,直接公开的话,不是对我影响更大。

为什么要选择从黑客这种方式?”

助理小王也迷茫了,他说:“那你说董事长,到底是谁了?

反正,ip地址上边显示的是伊人眷坊。”

谭岳沉思,他也不知道是谁了。

伊人眷坊,苏言起身去瞧瞧厨房的门:“姐,开门。

我刚才进浩翔地产的内部了,我给你讲,那里的东西可值钱了,你要不要复制一份?

以后他给你分手,你可以拿着这个出去卖。”

苏聘儿:“你说什么?”

“我进入他家公司内网了怎么了?”

苏聘儿紧张起来:“他公司的文件,你都看了么?”

“没看完。”

苏言准备继续去看。

苏聘儿想起他们合约的事情,于是拦着弟弟的面前,对她说:“不许看,再看我报警抓你。”